农产品贴上“有机”标签,消费者买账吗?_图片新闻_文章列表_中国质量万里行四川在线_中国质量万里行四川在线
  欢迎访问中国质量万里行四川在线
新闻热线:(028)86607561    QQ:
  • 搜索: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图片新闻 > 农产品贴上“有机”标签,消费者买账吗?

农产品贴上“有机”标签,消费者买账吗?

2019-05-30 09:13:41  来源:四川日报

 

  图为五月二十八日拍摄的,恩阳区下八庙镇安居村的原乡农庄水田种植的有机水稻。

  近日,村民在巴州区花溪乡的土鸡养殖基地内给鸡喂食。

  正处于有机转换期的恩阳区下八庙镇安居村脆冠梨产业园。

——巴中生态农业新探索带来的思考

市场上的鸡蛋种类繁多,价格差异大。是否价格越高越营养安全?事实证明,在社会诚信体系缺失的背景下,即便给农产品贴上“有机”标签,消费者也并不一定买账。

如何重塑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信任关系?在巴中,一种被当事企业称为参与式保障体系(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,下简称PGS)的农业发展模式试图解决这个问题,但也引起了争议。

什么是PGS?PGS能解决哪些农业问题?这种模式能否推动生态农业发展?带着这些疑惑,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生态养殖

土鸡每公斤卖到60元

5月22日一大早,巴中市巴州区花溪乡新庙村村口,村民拎着土鸡和鸡蛋,向前来收购的企业交货。村民何世英家里养了七八十只土鸡,这几天刚下了二三十个鸡蛋。“鸡蛋1.2元/个,1.5公斤重的土鸡卖90元/只,每公斤可卖到60元。”何世英说,自己拿到市场上卖,最近土鸡最高也才48元/公斤。

价格优势得益于与企业合作。几年前,何世英与四川塔基崧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协议,由公司提供鸡苗和养殖技术,并负责疾病防疫、统一收购。农户要做的,就是严格按照公司要求进行有机养殖。“不能给鸡喂商品饲料,要喂玉米、黄豆、米糠,鸡生病了不能喂西药,要熬中药。”何世英说,每周技术人员会不定期到家里来指导和检查,一年下来收入有七八千元。

“现在村里有10多户农户跟企业合作养殖土鸡,人均增收3500元以上。”新庙村党支部书记何川介绍,过去的荒山坡也种了玉米等青饲料。

除了养殖土鸡,该公司还在当地发展有机水果。在花溪乡新庙村脆冠梨产业园内,成片的梨树已经挂果,一颗颗梨子已长到乒乓球大小,等到7月底就能采摘。

“我们种的是优质高产的梨品种,前几年对梨园进行了有机改造,目前正在有机转换期。”该公司负责人蒲正渠介绍。2015年,公司在新庙村建立了1170亩有机生产示范基地,带动花溪乡新庙村、明山村等周边农户475户1160人从事有机土鸡、有机水果、有机粮食(食料)生产,并直接带动区域贫困户55户206人,实现贫困户户均年增收8500元。

“巴中生态环境好,特别适合发展生态农业。”蒲正渠说,不过,找到一条适合山区农业的发展之路,并不容易。

一波三折

规模农业遭遇“滑铁卢”

走进如今的花溪乡新庙村,只见一栋栋灰瓦白墙的楼房依次排开,一条条干净整洁的水泥路通到各家各户。

“2014年以前,村里基础条件差,村民普遍贫困。”何川说,全村贫困人口比例占总人口的28%,很多人住的都是土坯房。

随着脱贫攻坚政策实施,当地新建了新村聚居点,水、电、路等基础条件也逐步改善。

不过乡村振兴却卡在了产业发展上。从2012年起,当地引进四川塔基崧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发展金银花产业,新建金银花标准园1200亩,由公司提供种苗和技术,农户出地出力,并由公司保底回收。

金银花的产量高、效益好,起初村民的种植热情很高。“我家里种了8亩多金银花,从5月开花,一直要采到9月份。”何川说,2013年,鲜花卖到16元/公斤,由于人手不够,还有3亩多地没来得及采收,但最后还是卖了2万多元。

75岁的何世英也和老伴在家种了2亩金银花,“一年下来,我们两个老人也能挣六七千元。”何世英说。

金银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除了盛花期需要大量劳动力采收外,平时还需要进行治虫、施肥、修枝等管理。然而,村里不少青壮年外出务工,产业疏于管理,出现了金银花大面积死苗现象。

“死苗很可能跟种植过程中村民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有关。”何川说,“过去大家都是散居,房前屋后可以养猪养鸡,农家肥充足,集中居住后就没有地方喂养家禽了。”此外,新修的聚居点离村民承包的土地太远,有的村民去田里干活要走2公里远。“大家都宁愿去外面打工,挣现钱。”

农村空心化问题日益严重,也让企业发展面临危机。“企业流转土地面积过大,导致生产监管困难,再加上劳动力年龄结构偏大,生产效率低、技术缺乏。”蒲正渠说。

金银花规模种植失败,产业发展该何去何从?

创新模式

建立产销间互信关系

蒲正渠说,目前,国外推广的PGS模式,倡导的是小农户的有机生产,既可以解决监管难题,又能激发农民的生产积极性。

具体如何实施呢?塔基崧源的实践是,“按照国家有机生产标准制定了一套细化的生产标准,同时,农户要加入这个体系也有门槛。”据公司负责生产基地建设的负责人安全民介绍,主要通过银行征信看申请农户的个人信用记录。

此外,企业还会严格监管农户养殖环节。“我们有专门的监管人员,同时要求农户对用药、用料做记录。一旦发现违规,会立即中止合作关系。”安全民说。

企业和农户间形成利益共同体,按高于市场价的价格收购农产品也调动了农户的生产积极性。

记者注意到,该企业在其线上平台的售价比收购价贵约一倍,1.5公斤重喂养时间300天的巴山土鸡价格为175元/只,喂养时间在400天的价格为330元/只,而40枚装的原种土鸡蛋(有机)卖到了200元一盒。这样的价格市民买账吗?

绵阳市民张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卖价太高,“现在的鸡肉四五十元一公斤,我觉得接受的人可能不多。”

成都市民贾瑞琪则认为“有机”是个噱头,“现在有好多人会相信这就是真正的有机呢?反正我不太相信。”

如何让生态农产品获得消费者认可?“我们在成都都江堰建了一个700多亩的有机体验园区。”蒲正渠介绍,在销售端,主要通过线下品鉴活动、实地考察、体验式消费获得消费者信任。

专家建言

未来还需政策支持

不过,该企业所称的PGS却受到了专家的质疑。

企业自己制定标准,自己监督生产,然后再从中获利,摆脱不了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嫌疑。国际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联合主席、分享收获农场创始人石嫣也持怀疑态度,“塔基崧源的模式不能完整地称为PGS模式,可以说是订单农业。真正的PGS不是企业自订一套标准,它要求有一个有农户代表、消费者、农业大学的教授、专家、社会组织等参与进来的小组委员会,对农场有经常性的考察活动,同时进行匿名评审。”

蒲正渠也坦言,目前对小农户进行认证还不具备条件,主要通过设置加入门槛、进行过程监督来把关。为此,企业一方面倡导PGS,一方面也进行了土鸡的第三方有机认证。“为了打开销路,我们希望通过这些证书、资质为自己的产品背书。”

虽然这种改良版的模式是不是PGS存在争议,不过四川省委党校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大鹏认为,“一个模式不管它叫什么,检验其好不好就是看它的产品能不能卖出去挣到钱。如果小农户通过这种方式把产品卖出去了,说明这个模式有效果,取得了消费者的信任。”

对于PGS未来的发展,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PGS目前已在欧美、印度、巴西等地流行,作为一种生态、健康、公正的农业发展方向,其前景可期、潜力可观。

不过,有机农业还面临生产成本高、市场拓展难等瓶颈。对此,石嫣建议,在市场还没有培育起来的时候,政府应对生态农业多一些政策支持。

延伸阅读

什么是PGS?

PGS(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)是基于信任的参与式保障体系,是国际有机认证联盟倡导并推崇的绿色生产方式。

根据IFOAM(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)的定义,PGS是一种地域性的质量保证体系。其基于当地利益相关者的主动参与,对生产农户进行评估,建立在信任、社会网络和知识共享的基础之上。

通俗点讲,PGS通过生产者、消费者以及其他的社会相关利益方等各方参与,在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构建一种信任关系,让所有参与者都认可农户的生产方式是有机的,产品是有机的。PGS强调农产品的直接出售,避免过多的中间环节,让消费者能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到有机产品。

PGS主要解决小农户难以获得有机认证的问题,因为区别于目前主流的第三方认证,PGS认证成本更低。记者手记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农业?

采访中,一个现象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

虽然企业收购价要高于市场,但一些养鸡大户并不愿意加入。“企业要求的喂养时间更长,一般要喂10个月,我们自己养,只要4个月就可以出栏,一只鸡平均两三公斤,一公斤能卖26-28元。”一名养殖户说,“我们就是以量取胜盈利,如果按照企业的方式养还没有我自己养赚得多,那我肯定不愿意合作。”

追求产量和利润最大化,正是当前工业化、规模化农业发展的表现。然而,农业资源被过度开发、农村面源污染严重、农业生态系统退化,一系列生态环境和农产品质量问题随之出现。

PGS的出现,给一味追求产量的工业化农业提供了一种新视角,是对市场呼唤本真安全味道的一种回应。特别是让贫困山区的生态农产品进入高端市场,它不失为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。

正如采访中专家所言,“城市和乡村的生产者和消费者,不单单是贸易关系和买卖关系。”推动建立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城乡伙伴关系,让农民愿意参与,同时让消费者接受,或许是这种新型农业模式更大的愿景。□记者 史晓露 文/图

分享到:0

0条评论

还没有人评论过,赶快抢沙发吧!

热点资讯

消费警示